爬墙飞速谨慎关注

Road to love【牧春】

*大概就是很想让春甜甜再告白一次w






要说春田自己去上海牧最担心的问题,自然还是他的路痴属性。


也亏得他两次在马路上乱窜都能找到自己,连牧都快要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这种话了。


“瞎担心什么呢,我有手机可以查地图啊!”春田一边坐在依然盖不上盖子的旅行箱上努力往下压,一边对牧提出的这个假设嗤之以鼻。


“那你会问路吗?你又不懂中文。”


“放心吧,到了机场公司就会安排人来接我,到时候跟着同事就完全没问题了。你怎么跟我老妈一样啰嗦。”春田终于放弃了跟箱子搏斗,老实地坐在地上开始往外拿衣服。


“说的这么有自信,到时候迷路了可别找我哭。”


“我才不会呢再说爱哭鬼明明就是你!”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谁也不服谁,结果好不容易叠整齐的衣服又被揪出来当武器扔了一地。最后春田被牧压在身下时手脚还在不老实地比划,然后牧的一句话好像定身术般让春田当场僵住:“再乱动我可不保证会发生什么。”


“对不起我错了。”


“春田前辈,要不要打个赌?”


“哈?”春田看着牧近在咫尺的脸发呆,牧则趁机偷了个吻:“如果一个月之内你没有迷路,那么回来时我就任你处置,怎么样?”


闻言春田的眼珠子瞪得要掉下来,牧这个家伙在和自己正式确认关系后就解放了天性,时不时来个刺激的玩法总是让春田爽得第二天下不了床,只能不停抱怨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哪天一定也要让你尝尝这种滋味之类毫无威胁性的话。


其实春田也就是嘴上说说,毕竟即使事后羞耻,爽到翻白眼的时候他还是能诚实面对自己欲望的。就是没想到牧把他的话听了进去,虽然怎么想都觉得这个赌自己输定了。


“你不怕我作弊?”


“那也没办法,”牧露出温柔的笑容,“毕竟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


太狡猾了吧喂!春田觉得牧不但摸透了他的身体,大概连脑回路都看得一清二楚。所以他唯一能做出的回答只有:“知道啦,才不会作弊。”


牧亲了一下他的额头,“那就快点收拾。”


飞机是第二天的最早班,虽然抱怨着为什么要定那么早的机票,春田还是按时起床准备出发。和部长住在一起的这一年他确实成长了很多,牧倚在门口看他拉着行李箱渐行渐远的背影,结果还没来得及开始想念,那人走到半路又丢下箱子呼哧呼哧跑回来抱着牧,几乎要把脑袋埋进他脖子:“等我回家。”


“嗯。”牧揉揉他的头发,“走吧。”

上海和日本的距离不算远也不算近,下飞机的时候差不多是中午了,在接机的人群中找到写着自己名字的牌子后春田顺利和上海的同事接了头。坐在车上扒着窗户感叹这么多高楼的时候春田才想起来要跟牧说一声,急匆匆掏出手机开始发消息。

接机的同事已经在上海工作了好几年,看他猴急的模样了然地笑笑:“女朋友?”

“不是。”春田收起手机,面上浮起一丝赧然,他抓抓头发思考了一下,还是决定说实话:“是未婚夫。”

“哎?”对方有些惊讶地瞪大眼睛,“日本已经允许同性结婚了吗?”

春田噗地笑出声,“您的关注点好奇怪。”

“哪里奇怪?”

“一般人不是都会先想竟然是两个男人之类的吗?”

“男人女人都无所谓吧,重要的是找到喜欢的人。反正我是一直这么认为的。”

说话间牧回了消息,春田顺势把刚才的对话告诉了他,碰到这样的同事让春田有种开了一个好头的感觉,之前还有些紧张的他突然对今后的生活变得更加期待起来。

新项目开展迅速,春田几乎马不停蹄就投入到工作中,不熟悉的环境和人让他花费了不少精力来适应,加上工作量不小,每晚回到公司安排的宿舍后都只能简单的洗个澡跟牧道声晚安就疲惫地入睡。

等终于有了一个空闲的周末,春田赖床到快中午才慢吞吞地爬起来。来了快两个星期,他竟然连外面的街道白天长什么样都没注意过。工作比预想中还要辛苦,不过既然是自己的选择那么无论如何也要咬牙坚持下去,不能对不起部长的一片苦心,还有在家等着他的牧。

想起来似乎很久没有看到过牧的脸了,他打开手机发出了视频邀请,牧应该在做饭,等了一会才接通,身上还系着围裙。

“前辈瘦了不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还以为牧第一句话是想你之类的,春田撇撇嘴,不过这才是牧嘛。

春田笑:“是啊,你不在身边我只能吃外卖和泡面,是不是很可怜?”

牧的声音透过手机外放传来,变得有些不真切:“饿死你算了。”

“好冷淡啊!这么久不见就这么对我吗?”

“今天休息?”

“嗯,来了这么久都没时间出去看看,所以打算一会去逛街。”

“自己吗?小心迷路哦。”

“闭嘴才不会!”

牧似乎忘了关火,急匆匆离开镜头跑走了。很少见到这样慌慌张张的牧让春田忍不住捂嘴偷笑,手机摆在餐桌上,屏幕一角露出那双熟悉的红色筷子,还有切得整整齐齐的水果。等牧回到镜头前时,春田叫他:“牧。”

“怎么了?”

“我很想你。”

“我也是。等休假的时候我去看你吧?”

“好啊!”春田站起来拿着手机到处走动,“给你看我现在住的地方,蛮大的,床也是双人床,你来住完全没有问题。”

“不去了。”

“哎为什么?”

“我看你是等我去给你收拾房间吧。”

春田瞄一眼乱糟糟的屋子吐吐舌头,“最近忙嘛,等你来的时候一定是很干净的房间,我保证。”

“好吧,姑且相信你一次。是不是还没吃饭?”

“没有。”

“那就快去。”

“遵命遵命。晚上再联系。”

挂掉电话春田伸个懒腰,在手机上搜了一下附近推荐的景点后出了门。

即使从小生长在城市,面对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春田还是一时间晕头转向。他顺着手机地图指示的方向向前走,结果遇到修路,无奈之下换了目的地却越走越偏,等他发现怎么绕都绕不到想去的那条街时只能气馁地蹲在路边,果然还是迷路了。

手机地图这种东西一点都不靠谱!他愤愤地关掉APP,不愿承认是自己看不懂。走了一阵子他也有些疲惫,索性坐在路边看着来往的行人和车辆。

空气微微有些潮湿,这让他想起和牧一起出门上班的每个早晨,以及复合之前带着牧去交接工作的那些时间。

现在想来那时牧总是会在他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看向自己,最初发觉的时候春田会回望过去,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牧总是在视线接触的瞬间就垂下眼睛,把所有心绪都隐藏在浓密的睫毛下。

后来春田学乖了,每每感到牧的视线,他都会假装专注在什么事情上,任牧看个够。

他知道这样做很狡猾,可是潜意识里他还是以受害者自居,毕竟是牧甩了他,即使主任说那是为了他的幸福,春田也不觉得把喜欢的人推给别人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牧会那么没有安全感。解开谜团的钥匙就握在自己手中,其实牧需要的只是自己一个肯定的回应。

他打开手机点开信息页面,一个字一个字输入进去:【怎么办?我迷路了。】

牧的消息回得很快:【你看我没说错吧,笨蛋前辈。】消息后面还跟了一个坏笑的表情,这跟以往牧的形象完全不同,春田忍不住对着屏幕傻笑起来。

【要牧的亲亲才能找到回家的路。】

【你就在那里坐着吧。】

春田简直能想象出牧又高兴又嫌弃的表情了,他打开电话本拨出了牧的号码,对方马上接了起来:“怎么了?”

“牧,我喜欢你。”

“哎?”

说完春田反倒有些害羞:“那个、你看,我之前不是就说过一次嘛。”

话筒那边传来叹息,然后是牧带着笑意的声音:“亏你记得住自己说过几次。”

“我只想让你知道我喜欢你不会比你喜欢我少的。”

“我知道。谢谢你,前辈。”

“不过很可惜赌约作废了。”

“谁说的?”

“哎?”这下换春田傻眼,他本以为牧真的是大发慈悲,结果后来才知道,打赌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只有输家没有赢家呢?


END



评论(9)
热度(172)

© 长梦 | Powered by LOFTER